• 智破鬼案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泉水坳村是地地道道的穷乡僻壤,经济落后,迷信活动盛行,人死后更是大操大办。这年,上面实行殡葬改革,乡里三令五申,人死后不得入棺土葬,必须送到火葬场火化。村里人对这项规定极为反感,根本不把它当回事。后来乡里采取一项强硬措施,人死后不火化的,抓住一个,对其亲属罚款1000元,举报者奖励500元。

      

      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以前村里人是大白天把人抬到山上去埋,现在就在晚上偷偷埋。一旦埋下去了,上面知道了,也不好挖开。本村人一般不会举报,虽然500块钱也算是不小的诱惑,可没人敢做这种事。在村民的观念中,得罪了死人,那可不得了!做这种事,是要遭到天打雷劈的。

      

      这年夏天,村中魏七爷去世了,儿女们把七爷的尸体装到早就准备好的棺材里,黄昏时分把棺材抬出门,正要往山上送,乡里忽然来人了,一下子抓个正着。

      

      很显然,有人向上举报了。魏七爷的两个儿子很快想到了最有可能去举报的人。这人肯定与他们家有仇怨,否则不会做这种事!而本村与他们魏家有仇的人,只有一家。这家姓吴,有兄弟两个,弟弟吴河去外面打工了,告密的只能是哥哥吴江。有人亲眼看见吴江在魏七爷死后出了村子。

      

      第二天清早,魏家的两个儿子招呼上魏家旁支的十几个兄弟,正要去吴家找吴江算账,突然传来消息说吴江死了。吴江是夜里死在自家床上的,脖子上有被掐过的痕迹,乌黑乌黑的,床旁边的一面墙上,还写了四个血红的字加一个感叹号:还我尸来!

      

      村民一看这情景,都说是魏七爷的游魂来索命了,吴江的死,是罪有应得。吴江的老婆前天夜里正好回娘家了,她得知丈夫的死讯后,回家大哭一场,也相信丈夫是被鬼掐死的。这样一来,就没有人去报案。吴江的尸体很快被送到山上埋了。

      

      到了年底,吴江在外面打工的弟弟吴河回家了。他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,不信封建迷信这一套,绝不相信哥哥是被鬼掐死的。他立即去公安局报了案。

      

      刑侦队的陆队长来到村里,他首先想到的线索就是那四个字,可是到吴江家一看,那四个字竟被人擦掉了。他问吴江的老婆:“那几个字是被你擦掉的吗?”

      

      吴江的老婆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,我没擦。我没在意这个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擦掉的。”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一看她的表情,心里就起了疑惑。他没再问什么,决定开棺验尸。虽然吴江死了半年,尸体已腐烂,但验尸后仍然得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:尸体中的酒精过量,说明吴江死前肯定喝了不少酒。陆队长于是推测:凶手可能是把吴江灌醉后,再掐死的。但是,案发已过半年,怎样才能取得直接证据呢?这可是个大难题。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冥思苦想了许久,终于想出一条妙计。他借再次勘查现场之机,屏退众人,在吴江的房里偷偷地做了些手脚,然后对众人宣布:“此案已过半年,难以寻找线索,在没有找到新的证据之前,就暂定为被鬼掐死的。”陆队长说完,就要上车离去,吴河赶紧拉住他说:“陆队长,根本就没有鬼,我哥是被谋杀的,你不能就这么结案呀!”陆队长不耐烦地说:“这凶手是人是鬼谁知道啊?什么线索都没有,你要我怎么办?”

      

      三天之后,陆队长又进村了,他再次到吴江家里勘查现场,随后便宣布找到线索,已确定嫌疑人,此人就是本村的曲兵。陆队长把曲兵带回局里突审。

      

    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怀疑你吗?第一,从凶手作案的动机来看,不是报仇,也不是谋财,偏偏吴江的老婆比较漂亮,所以我断定,凶手是为了谋色;杀死吴江,那是想长久占有吴江的老婆,说明凶手还没有结婚或者死了妻子。所以,凶手只能是单身的青壮年男性。第二,吴江的酒量不错,而凶手极可能是亲自把吴江灌醉后下手的,凶手自己却没有醉,所以我断定凶手的酒量比吴江还要好。第三,凶手在墙壁上写的四个字,虽然看不到了,但我经过询问得知,这几个字是用毛笔写的,还比较端正,在你们村能写一手毛笔字的人可不多。上面三个条件,在你们村只有你一个人全部符合。所以,你的嫌疑最大。”

      

      曲兵面不改色地说:“你凭什么确定凶手就是我们村的人呢?”

      

      “这个很容易解释。魏七爷死后,吴江与魏家有仇,有可能去举报。按照迷信的说法,举报后被魏七爷的魂魄所害,在你们村没人会怀疑。凶手正是利用了这一点,并别出心裁地留了几个字,使人更加相信吴江是被鬼所害。其实,吴江并没有去举报,真正的举报人就是本案的凶手。你想一想,外村人怎么能这么快得知魏七爷的死讯而加以利用呢?因此,凶手一定是本村人。”

      

      曲兵冷笑着说:“就算是本村人又怎么样?你怀疑我,全凭猜测,没有一点真凭实据。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,新万博体育客户端秉承以客户为中心的宗旨,万博赛事直播是最老牌的线上娱乐城,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.难道你想靠这点猜测的东西来定我的罪吗?”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说:“我不光是猜测,我有真凭实据。我到乡政府的举报中心去查询,举报魏七爷的人是打电话举报的,这人一直没来领取举报奖金,所以他们把举报人的电话录音一直保存着,以便有人来领取奖金时,以作查对。你想不到你的声音还保存着吧?这段声音需要放给你听听吗?”

      

      “不,不用放了。”曲兵有点慌了,但还狡辩说:“是我举报的又怎么样?我不去领奖金,是因为我思想素质高,我举报是为了帮助乡里执行政策,根本就不是为了钱。难道我举报魏七爷的事,与杀害吴江有必然的联系吗?哼!你凭这些还是定不了我的罪。”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不慌不忙地说:“我就知道凭这些,你是不会服罪的。我可以告诉你,你举报的录音根本就没有了,我不过是试探你一下,没想到你真的就承认了。由此看来,我的推测还真是一点都没错!现在让你听听下面一段录音。”陆队长说完,做了一个手势,旁边的警察开始播放。

      

      “天都快亮了,哪有什么鬼叫啊?”这是曲兵的声音。

      

      “昨天晚上,三更半夜的时候,我真的听到了一个声音,像鬼哭一样的声音,不停地说,还我命来……还我命来……好恐怖啊!我都快吓死了。我想肯定是吴江来索命了。我叫你不要杀了他,你不听。现在完了,我们都完了。”这是吴江的老婆哆哆嗦嗦的声音。

      

      “别怕!根本就没有鬼。你想想,要是真有鬼魂,吴江的鬼魂要索命,应该找我才对啊。而且他早就可以找我,怎么非要等到现在呢?肯定是看到前天来人查案,你被吓着了,出现了幻觉,才听到了你说的那种鬼叫声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要是那个陆队长真的查出来了,怎么办?我不能没有你啊!”

      

      “人都死半年了,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,能查出个什么名堂?那个陆队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,新万博体育客户端秉承以客户为中心的宗旨,万博赛事直播是最老牌的线上娱乐城,新万博体育manbetx官网是你理想的休闲娱乐天地.长也是例行公事,装模作样地看一看,不就走了嘛。如果吴江死的第二天,有人来查,那就真的悬了!我在墙壁上写的那四个字可是铁证。这么大的破绽,我当初竟然没有想到,真是险哪!”

      

      “陆队长还问我,那几个字怎么不见了呢?我说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    

      “这样回答就对了。幸亏后来我想到了这一点,把它擦掉了。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。放心吧,宝贝。天快亮了,我该走了,被你小叔子发现,他会起疑心的,那就麻烦了。”

      

      录音播放到这里,曲兵已吓得瘫倒在椅子上,额头上冷汗直流。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示意把声音关掉,对曲兵说:“怎么样?现在没话说了吧。老实交代你的罪行吧!”

      

      眼见再也无法抵赖了,曲兵歇斯底里地叫起来:“我知道了,你在吴江家安了窃听器,而且那鬼叫的声音也是你弄出来的!你们怎么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!你们公安局真无耻!”

      

      陆队长冷笑一声,说道:“你能借‘鬼’杀人,我怎么就不能借‘鬼’破案呢?”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
    下一篇:跪搓板